消费金融ABS发行规模不及去年一半 业内称仍有投资价值

2018-11-15来源:admin围观:63次

  在电商平台轮番轰炸式宣传之下,今年消费者曾经期待的“双11”已圆满结束,各大电商战果十分显著,天猫、京东、苏宁成交金额合计超4000亿元,再创新高。

  交易数据攀升的背后,当然是金融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当你能愉快地“剁手”的时候,花呗、白条就帮了大忙,比如今年“双11”期间,白条累计提额达800亿元,人均提额为3126元。

  然而,你想过吗,我们使用花呗的钱从哪里来呢?这些钱当然是由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___蚂蚁商城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垫付的,而商城小贷的资金来源包括银行贷款、自有资金以及凯发娱乐k8.comABS。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德邦证券目前正在准备着手发行针对今年“双11”产生的花呗资产的ABS。

  2017年,花呗等消费金融ABS十分火爆,一年内发行规模增长了3倍有余,融资近5000亿元。而2018年发行规模却陡降,其背后经历了怎样的历程?

  ●去年行情井喷后“急刹车”

  “针对这次‘双11’,我们会单独发两个月期限产品。”一位接近德邦证券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正如往年,今年德邦证券仍然会致力于“双11”的花呗资产。

  CNABS数据显示,2016年11月21日,德邦花呗购物节第一期消费贷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成立,发行金额达40亿元。2017年11月16日,德邦花呗购物节2017第一期消费授信融资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金额30亿元。

  “通俗地讲,就是在你‘双11’‘剁手’之后,蚂蚁花呗和京东白条将借款给你得到的债权包装成产品项目,在交易所公开发行。”有业内人士分析称。

  2017年,以花呗为首的消费金融ABS出现井喷。按照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类,2016年之前,常见的消费金融ABS基础资产主要是信用卡分期和个人消费贷款。之后,得益于非持牌机构的大力参与,涌现出以小额贷款、应收账款、保理融资和信托受益权等为基础资产的各类消费金融ABS。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仅以信用卡分期、个人消费贷款和小额贷款这三大类型为基础资产,统计发现,2017年它们的消费金融ABS发行数量高达208单,发行规模为4984.51亿元,较2016年增长了356%。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个人消费贷款ABS有163单,规模达3432.03亿元,占总体的近七成。

  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分析称:“在巨大的融资需求下,发行方有大量需求,而资金方也买账,这应该是2017年消费金融ABS发行出现井喷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这一火爆现象并未持续多久,2017年底消费金融ABS遭遇“急刹车”,一度有相关项目停滞甚至终止,直到2018年1月底才有所恢复。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今年以来,消费金融ABS共发行89单,发行规模为2343.46亿元,发行数量和规模都不及去年的一半。

  ●今年下半年以来行业趋暖

  CNABS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仅发行了36单消费金融ABS,发行规模仅为849.63亿元,相比去年上半年下滑了近40%。

  “去年底,现金贷新规出台,具有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和无抵押‘四无’属性的现金贷无法作为底层资产发行ABS。另外,网络小贷放贷杠杆率要表内、表外合并计算,使得小贷公司通过ABS出表,放大杠杆的企图落空。”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除此之外,去年业务规模高速增长引发的坏账逐步暴露,各个消费金融机构在今年上半年主动收紧了风控政策,降低业务规模。因此,今年上半年消费金融业务规模大减,故消费金融ABS规模大减。”陈嘉宁补充道。

  不过,消费金融ABS遭遇“急刹车”的现象已开始陆续好转。今年下半年以来,发行了53单消费金融ABS,规模合计1493.83亿元。11月9日,上交所披露,“东方借呗第1~10期消费贷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和“东方花呗第1~10期授信付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已经受理,拟发行金额均为80亿元。

  “一方面,经过上半年的收紧和调整,下半年消费金融业务逐步恢复;另一方面,下半年的‘618’、‘818’和‘双11’等购物节扎堆,消费需求更加旺盛,也会进一步刺激消费金融业务以及消费金融ABS的增长。”陈嘉宁解释道。

  不过,在他看来,今年下半年,消费金融业务规模虽然有所增加,但预计达不到2017年火爆的状态。

  此外,青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徐梦哲认为,接下来消费金融ABS的发行规模将更趋于合理,与国家相关金融监管政策更加紧密契合。

  ●目前尚无产品现兑付违约

  “从ABS各资产类型的月度偿付规模来看,2018年下半年,个人消费贷款为最大偿付规模的资产类型。此外,2018年下半年,ABS市场将迎来兑付高峰期,市场需警惕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违约风险。”和逸金融人士分析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看到,东方金诚和中央结算公司联合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资产证券化研究报告显示,消费金融ABS基础资产违约率大多高于RMBS,但受益于较好的超额利差保护和较短的风险暴露时长,信用风险总体上仍然较低。

  截至2018年9月末,银行间存续的消费金融ABS产品累计违约率处于0.22%~2.43%。其中,商业银行信用卡分期资产违约率最低,现金分期资产违约率最高。

  交易所市场内,2018年1~9月,除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外,百度唯品会、小米、携程、去哪儿相继试水消费金融ABS。相比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上述机构为基于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新兴机构,其客户定位和大数据风控能力为基础资产质量的决定因素。交易所内发行的消费金融ABS资产信用质量易呈较高的分化程度,但通过结构化设计,优先档均得到较好的信用支持。

  以花呗为例,2018年末,账单分期资产逾期率为3.23%、不良率为2.35%;交易分期资产逾期率为1.21%、不良率为0.84%。

  “违约的说法应该从两个角度去理解,包括消费金融ABS对投资人的兑付违约和基础资产信贷逾期和不良,由于目前监管较严,ABS发行的机构和规模有限,且一般都有相关机构(担保公司/保险公司/发行机构)进行兜底,目前披露出来的消费金融ABS,暂时还没有出现对投资人的兑付违约。”陈嘉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同样,徐梦哲也表示,已发行的消费金融类ABS产品大多来自互联网金融巨头,总体而言资产质量较好、底层较为分散,目前无消费金融产品本身的违约发生。

  ●ABS资产相对更简单透明

  “目前,消费金融ABS 最大的风险是信用风险,即消费金融借款人欠钱不还的风险。”在陈嘉宁看来,这方面主要依靠消费金融机构的反欺诈及风控策略,保证消费交易的真实性,保证借款人确实具有还款的能力和意愿,以及出现逾期和不良后,有相应的催收能力。另外,在ABS产品设计方面,也可以通过引入投资者分级机制、资产折价、引入外部兜底机构等方式为产品提供增信。

  “但是,如果出现违约,管理人通常会采取两种动作,首先是对逾期的资产开展催收,对于无法催回的不良资产,就要协调兜底方对不良债权进行回购。另外,管理人还要定期发布管理报告,对资产运营情况进行披露。”陈嘉宁介绍道。

  整体来看,今年消费金融ABS不如去年火爆。不过,徐梦哲认为,消费金融类ABS仍具有投资价值。

  徐梦哲表示,由于消费金融类ABS风险来源于居民部门的信用风险。零售类信贷资产普遍都是个人债权资产,投资者承担信用风险并获取收益的最终目标从企业部门延伸到了居民部门,信贷资产的信用风险来源异于传统信用投资品,此类资产投资风险的连续性和可测性显著更优。从分散风险和根据环境调整风险暴露配置比例的角度,消费金融类ABS仍然是传统信用投资策略在当前时点良好的拓展和补充。

  此外,陈嘉宁也认为,消费金融资产一旦进入ABS资产池,就与发行方完全隔离,由专业第三方机构提供服务(包括:资产管理公司提供管理服务;评级机构提供评级;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提供专业支持),同时,管理人还要定期发布管理报告,对资产运营情况进行披露。相对于直接投资相对应消费金融机构的债券,ABS资产更加简单和透明,实现了破产隔离,风险更低,更具投资价值。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